第三千六百六十九章 歇斯底里的艾德文(2 / 2)

那他哪里还有幸免于难的机会啊?

“不是,艾德文先生,你别问我啊,我还想问你呢,”杨天倒是平静的很,指了指地板,说,“这是谁的房间,你知道吗?”

艾德文愣了一下,“这……是……是你的……”“对啊,所以我才该觉得奇怪吧?你昨晚好像带着一个女人,来我的房间,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对吧?可你为什么要来我的房间啊?你自己的房间是出了什么状况吗

?”杨天耸了耸肩,说。

艾德文一听这话,有点懵了。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杨天的房间里变成这个样子,好像的确有点……说不过去了。可是他也有些歇斯底里了,顾不上那么多逻辑了,他咬了咬牙,看着杨天,道:“少在这里装蒜,昨晚怎么回事你心里肯定清楚。那个女人本来就在你的房间里。我只是喝

了一杯酒,就中计了罢了!不然我绝对不可能碰她!”

“哦,你说昨晚那个女人啊。原来你是跟她搞在一起了,”杨天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可问题来了,你为什么会来我的房间,又为什么会喝我房间里的酒呢?”

“呃……”艾德文微微一僵,道,“你难道不先解释解释为什么你房间里会有这种酒吗?”

“这种酒?哪种酒?”杨天继续装作无辜的样子,“这酒不就是正常的酒吗,我昨天也喝了啊。”

“啊?”艾德文瞪大了眼睛,“你TM骗谁呢!”“真的啊,昨晚那个女人来我房间敲门,说是受人所托来给我送瓶好酒,所以我才让她进来的。她给我倒了酒,我喝下了,她才告诉我,这酒是辛西娅给我点的。”杨天说

道。

“诶?我?”杨天身后的辛西娅微微一惊,“我……我从来没点什么酒啊。”杨天对着辛西娅笑了笑,“我也觉得不是你点的。不过我就想嘛,既然有人点酒,那我就喝一杯也无妨。于是我就喝了。喝了之后呢,就感觉神清气爽,就是有点浑身燥热

,于是我就来找你了呀。之后房间里发生什么,我可就不知道了。”

杨天又看向艾德文,道:“我可没有打算坑害你。事实上,我怎么会知道你会来我的房间啊?你仔细想想,是不是?”

艾德文一下子傻掉了。

因为杨天的说辞的确一点问题都没有。

昨晚,杨天的确好像是喝了酒,然后就去辛西娅的房间了。

他的做法并没有问题,说法也完全解释得通,整个过程中唯一怪异的点就是——他为什么没有被药迷倒啊?

诶等等,是他没有被药迷倒,还是说……药效延迟发作了?

艾德文看了看杨天身后的辛西娅,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他倒吸一口凉气,“所以……你们昨晚,是……一起睡的?你们难道已经……已经那个了?”

这话可太直白了,辛西娅都听懂了,小脸一下子红透了,“什……什么嘛!怎么可以问这种龌龊的问题啊!”

而杨天微微一笑,也不反驳,而是一伸手,将少女从身后拉到侧边,搂住她的肩膀,故意对艾德文秀了一下恩爱,然后说:“是啊,昨晚可是个非常美妙的夜晚呢。”“草!”艾德文大吼一声,简直要吐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