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纯阳武神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六百七十七章 退转的绝世,碎裂的王兵!(求订阅)(1 / 2)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披着青色甲胄,手中持一杆雪亮的战矛,战矛上铭刻有各种神秘的符文,隐隐与这方天空之境共鸣。

只是一眼,苏乞年就看出来,这是一位强大的无上王者,他身姿雄健,肩背尤其宽阔,满头黑发浓密,黑亮的眸子十分慑人,他盯住了苏乞年,眼中的神光似乎比天剑还要锋锐,要刺入苏乞年的神庭之中。

“大成王者,不对,你曾经踏入过绝世领域。”苏乞年感受那眸光中的锋锐,眉头微挑。

“不愧是年轻一辈的当世第一,只是眼力,就足以冠绝同辈,不错,我曾经跻身绝世之境,但后来又退了出来。”中年男子沉吟道,“但今日,若能将你埋葬,或许十年之内,我有望重回巅峰,走到帝路终点。”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从绝世领域跌落下来的。”苏乞年平静道。

“你不需要知道。”中年男子眸光一沉,拒绝回应。

“乱仙阵,四象颠倒,你占据了青龙位,还有三位,又何必躲躲藏藏。”苏乞年倏尔轻笑一声,语气清冷而漠然。

随着其话音落下,又有三道迫人的身影,在这天空之境浮现,一名黑袍男子,一名紫衣女子,还有一名白衣老者,三道身影,气息强大,丝毫不在昔年那位炎蛾一脉的老妪之下,甚至还要更强一筹。

“好眼力,但却并不能让你多活过一时半刻。”

那黑袍下的男子语气冷冽,面色苍白如纸,眼眶凹陷,一双眸子也泛着灰白之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腐朽气息,竟与尸族有几分气韵相近之处。

“掘墓人一脉。”苏乞年语气愈发平淡。

“你斩我这一支二墓主,就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黑袍男子冷冷道。

苏乞年却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将目光重新落到那身姿雄健的中年男子身上:“乱仙阵,最初诞生于近古年间,乃人族阵道强者,为了抵御仙族,历经两个纪元,方才完善,开创的洪极大阵,仅次于宇宙两极阵法,逆乱乾坤,颠倒红尘,仙族以仙道驾驭诸法,在这乱仙阵中,诸法混乱,仙道也枉然,没想到近古之后,浩瀚星空,竟被拿来针对同族,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乱仙阵在你们手中,是对人族先贤的亵渎与侮辱。”

“混账!”中年男子斥道,“左一句人族先贤,又一句人族先贤,大义都被你占尽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德行的化身,不过是一些骨骸罢了,早已魂飞魄散,你却拘泥于形体,我们只是想要获得力量,令后辈更强,这难道不是为了抵御这乱世的变数,诸天百族都在这么做,若是我等慢了一步,就被异族夺取先机,如何能够在这乱世中争渡,到达彼岸,渡过这纪元之劫,力量就是一切,力量镇压一切,力量缔造真理,你太天真了!”

“终究不是古时月,初心更迭,战血蒙尘,”苏乞年语气变冷,“到底是单纯为了守护人族,还是为了获得力量,你们自己心中清楚,是这残酷的现世,令你们迷失了本心,堕落了战血,崇尚力量即为一切,还是你们本就心术不正,欲在这乱世浑水摸鱼,截取力量,壮大己身,超脱于上,今日,你们能为力量刨先贤坟,炼先贤骨,他日就能为了所谓的血脉延续,而甘愿成为异族的血食,重新被奴役,不是苏某太天真,而是你们的脊梁已经弯折,你们的战意,被欲念侵蚀,却还执迷不悟。”

“你说得再多,也改变不了结局,”中年男子冷笑道,“人族不需要异数,你这样的异类,本不该存于世间,从来没人能够违逆大势,过去不会有,现在你也不行!乱仙阵下,我等四人出手,送你去见你的先贤,你足以感到欣慰!”

“的确是我太天真了,”苏乞年倏尔叹息一声,“对你们还抱有一丝幻想,以为你们的战血中,还能留存一丝灼烫。”

“上路吧!”

中年男子摇头,不愿再与苏乞年多说什么,而对于这一位,他们也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哪怕在乱仙阵中,四人也没有半分轻视之意,几乎是下一个瞬息,四大无上强者,在同时出手了。

一口灰色的长鞭,带着腐朽与杀戮的气息,鞭梢甚至泛起淡淡的白芒,那是气运的锋芒,冥冥之中,对准了苏乞年的气运支柱。

黑袍下的男子,疑似为大荒北境那一支掘墓人的大墓主,一身修为直入大成王境,甚至在大成王境中,也足以位列顶尖,苏乞年从这一鞭中,感受到了腐蚀神魂血肉的弱水之力,还有专破运道的气运锋芒,与前两者相比,那股杀戮秩序,反而最是普通。

一口紫剑,缭绕炽烈的秩序紫焰,那是罕见无比的紫真王铁铸成,传说中,由至阳神铁,汲取先天紫气,历经数万年,方才有可能诞生出拇指大的一块,这样一口三尺多长的紫真王铁剑,举世难觅,甚至有成为帝兵雏形的资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