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烹油之盛的区块链炒作,还能有几日风光

从放卫星到气功热,交织着贪婪与欲望的现实每次都在重复一哄而上、一地鸡毛的套路,这次的主题虽然换成了有技术支持和政策背书的区块链,但其结果大约也概莫能外。即使经历了ICO的直接叫停与金融科技泡沫的破灭,区块链依然一骑绝尘,综合运用各种合法、脱法甚至非法手段,在三四线城市及县乡纵横驰骋,尽情收割大把“韭菜”。在这里,真正实现了线上线下、中心枝干、大佬平民、度假工作的无缝贴合,反思也不得不让渡于狂热。
起初,由于工作关系,加之身边一批专业而优秀的朋友言传身教,我对于区块链技术及其金融应用并不陌生,彼此的讨论真诚而高效。近来,随着区块链“朋友圈”的被动扩大,在与不同场景不同应用不同层次的交流中,我惊奇地发现,往常以“布道者”自居的我,现在竟然沦为“小学生”,光怪陆离甚至离经叛道的区块链理念从一张张激情澎湃的口中喷涌而出,将我“自以为是”的认知碎为一地。于是我惶恐,只是惶恐的对象不是我,而是他们。下面,就让我们深入到区块链技术、应用及法制环境的内在机理,看看这犹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区块链炒作,究竟还能有几日风光。

反思之一:区块链技术的发育悖论

有别于同样热门前沿却已然成型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区块链在技术上仍处在早期的成长阶段,我们尚不能清晰地界定其内涵和外延,只能草草勾勒其大致特征:在构成上,区块链主要 包括网络上的去中心化分布和有密码学补强的账户体系;在组织上,区块链摈弃第三方中介,致力实现于信息和价值的多点分布与交互;在安全上,能够实现交易取证的可追踪、可回溯、可关联;最后也是最具颠覆意义的,是能够在无信任或弱信任环境下创造信任。

期许如此,但现实如何?

首先我们看,区块链作为一项或一组技术,毫无疑问属于科学范畴,但时下所谓的“区块链热”,不客气地讲,却是可以实打实地归入“信仰”甚至“迷信”范畴:一方面,区块链暗含了去中心化一定优于中心化的价值判断,这首先在历史上就是站不住脚的。正是为了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整合资源,人类发明了从宗教、政府到股份公司的一系列中心化机制,取得了对自然环境和其他物种的胜利,把握了社会发展的主动权。即使是标榜自由主义的西方国家,也是靠民族国家这一中心化的动员体制,攫取了过去分布在贵族领地、自治市镇及教会的财富,进而实现了对东方文明的压倒性优势,而被一贯视为中央集权的我国,却在历史上因为无法进化出与管理半径相适应的中心化财政技术而屡次造成王朝更迭。另一方面,区块链标榜的“无中生有”创造信任的奥秘在于对技术的信仰。我们知道,没有信任、没有稳定预期,就没有交易、没有金融,甚至没有现代文明,而信任不管来自人、机构等中心节点,或者来自行业经验和制度设计,总归是经历了历史长时间的锤炼和考验,而这显然是尚在襁褓中的区块链技术所不具备的。

再者说,区块链技术在高效低能耗、安全与去中心化等主要设计追求上存在“不可能三角”。如果选择去中心化——而这作为主要卖点必须保留——和高效低能耗,则不安全的技术不具有应用价值,特别是在金融领域,几乎可以一票否决;如果选择去中心化和安全,扬弃高效低能耗必然导致交易模式和场景的极大压缩,几乎是在所有主流特别是在个人主流业务上全面撤退;最后,如果选择高效低能耗与安全——这事实上是目前看来主要可行且未来可能实现中心式管理+分布式网络的格局,则事实上又极大损害了区块链炒作(而非区块链技术)的前景,毕竟,在大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眼中,现有的中心化机制满可以实现高效与安全的统一,又何必多此一举、叠床架屋呢?

最后,区块链作为多学科交叉的前沿技术,一者其底层的基础科学尚处在快速发展和迭代中,进而由其定义的区块链技术更是不稳定而待发展的,非常可能的是我们现今的技术想象与未来的技术现实相去甚远。另一方面,与工业革命后的一系列技术一脉相承,区块链技术除受基础科学的形塑外,还要在实践中打磨,其最终形态还要受到具体落地的商业模式和激励机制的影响。一句话,我们既然不真正了解自己所谈论的,或者自己所谈论的并不是未来真正实现的,那么除了炒作,我们又究竟在谈论什么?

反思之二:区块链应用的天然限制

同样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不同,区块链从其应用本身看,并不能直接促进生产力的提高,从历史角度观照,这是人类首次有意识地用技术去推动生产关系的变革。另外,从价值创造方面考察,区块链也并不能直接创造财富,而是试图通过技术创造信任。这样就至少在两个方面遭遇天花板:

其一,区块链在生产关系上任何具有实质意义的突破都要受到国家、公司、金融体系等现今主导生产关系的中心化节点的遏制和约束——事实上,前期一些国家对数字货币的正面狙击就是对其试图改革货币发行机制的强硬回应,更为关键的是,如果没有学习和继承,谈何颠覆与创新?人类数千年血与泪的历史沉淀不是轻飘飘几本白皮书说改变而能改变的。

其二,区块链在金融领域作用发挥受到金融创新既有广度和深度的影响,且颇为吊诡的是,由于区块链自居现行中心化金融机制的反面,前期数字-网络-智能技术在金融领域的成果应用非但没有成为其进一步发展的基础,反而拉高了其颠覆式作用发挥的门槛——在技术支持下,现行金融机制已极大提升了服务效率、安全和覆盖。剩下的空间主要是无信任或弱信任的多主体参与、成本高昂的中低频交易,虽然有之前互联网金融长尾客户革命的辉煌,但在如此劣质场景下奇迹恐难再次轻易发生。

除此之外,区块链应用还要关注激励机制和落地前景。

激励机制方面,区块链不同于早先技术非常明显的一点,就是自觉主动地运用技术实现对商业生态的打造,从中起勾连作用的,就是激励机制的设计,也就是所谓的代币/通证(Token)。客观地说,Token不仅募集资金引来资金流,而且能够将资金流转化为客户流并与其共同成长,确实具有极强的创新意义。不过,在监管寒潮之下,Token的合规性和接受度存疑,这就使得业界或是借道域外构筑结构复杂且成本高昂的“灰色”模式,或是干脆投身尚未有结果的新一代激励机制创新。

落地前景方面,区块链的最终成熟和商用,除技术实力外,还需要考验具体场景下的行业经验和将技术与场景、经验相结合的产品化能力,并且从商业本身讲,不规模无意义,不颠覆无场景,这些都明显有利于各个场景下有技术有积累的头部企业,不利于只停留于编织概念炒作话题收割“韭菜”的小企业。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比特币真的没价值?
比特币真的没价值?
马云:区块链技术应用, 广泛超出想象
马云:区块链技术应用, 广泛超出想象
通俗易懂地为你讲述什么是区块链技术
通俗易懂地为你讲述什么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的普遍误解: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
区块链的普遍误解: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
工信部李琰:我国已开始着手建立区块链国家标准
工信部李琰:我国已开始着手建立区块链…
区块链:免信任不可能实现,代码也并非法律
区块链:免信任不可能实现,代码也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