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免信任不可能实现,代码也并非法律

2015年,Coindesk主办的共识大会的参与者主要是比特币的忠实信徒,比特币的目标是取代法定货币和传统银行业务。不过,当时,花旗银行是大会的赞助商,同时,也有很多银行家也参加了大会。那次共识大会,也是对金融机构的一次区块链洗礼。

而今年,Coindesk主办的年度共识大会发生了变化,从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社区的转变。

相比之下,上周,有来自104个国家的7500余人参与了本次会议。他们谈论的方面各种各样,从汽车制造商、保险公司到政府机构,甚至到快餐连锁店。

区块链:免信任不可能实现,代码也并非法律-区块链观察
然而这种扩张,是以牺牲凝聚力为代价的。时至今日,加密货币领域内部产生了分歧,让外人难以理解,也感到困惑。

“无需许可”的加密货币纯粹主义者职责老牌企业利用这一技术建立了一种淡化的区块链模型以保住自己的地位。而企业批评早期参与者是幼稚的理想主义者,这些理想主义者的复杂解决方案在现实世界中是难以实现的。

在纯粹的加密货币子社区内部,比特币的支持者因为愿景的不同,相互厮杀着。而所谓的“加密货币”之间的竞争则更为激烈,无论是ETH、 XRP、EOS 还是其他。

推特上很流行针对不同开发者的诈骗和人生攻击,推特作为一种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了嘲笑、痛苦和人身攻击的代名词。

虽然,这种冲突在新的领域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甚至是有帮助的,因为可以造成舆论压力,迫使开发人员改进项目代码。但是,随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其他监管机构考虑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采取更严厉的监管立场,对于所有相信区块链技术具有广泛潜力的恶人来说,形成统一战线才有可能确保区块链技术在恰当的法律环境之下不断发展。

然而,也不是人人都想参与到这个领域中来。

在比特币的早期发展中表现突出的纯粹主义者指出,加密货币的DNA是为了抵制监管。他们把比特币、门罗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看作是财富的安全避风港,而不是致力于建立一个没有中介的、零阻力的经济社会工具。但这些纯粹主义者现在是少数派。

那些提升了社区等级的人倾向于关注区块链在现实世界中存在的巨大潜力,并且相信实现这些潜力需要与决策者、监管机构和谨慎的公众相协调。

这些观点间存在相当大的分歧,其中一个是关于如何处理信任的问题。自由意志主义的加密货币强硬派致力于实现“免信任”的理想,即不需要信任任何第三方的人、机构、机器或软件程序就能管理自己的资产,与他人交换价值。

如果不可篡改的区块链分布式账本可以让人们改变对金钱交易和数据记录的不信任,那么,实际上,人们就具有了更可靠的基础,因为这是对于事实的可共享的记录。

免信任是不可能的

尽管我坚信比特币的这种反中介和权力下放的理想,但我认为完全的免信任是一种难以实现的理想,至少对我希望生活的世界来说是这样。

我不希望我对于自己的私人财产唯一的安全感是来自我永远都不想用的枪。

虽然加密货币强硬派将把这种立场称为幼稚。许多人接受了“不要相信,而去核实”这句口头禅,但我更喜欢罗纳德里根的原始表述:“信任,但仍需核实。”

如果我们希望不断壮大,信任是不可避免的。越愿意和开放的人进行价值的交换,我们就会变得越富有。经济学不是一场零和博弈。财富是通过创造得来的,谁也拿不走,这一点在现在尤为明显。在这个数字经济时代,协作和网络效应正在为掌握它们的组织带来指数增长。而要让人们形成这样的网络,进行相互交流,就需要信任。

如果很多无需使用加密货币的区块链应用,比如供应链和物联网,假如取得成功,我们将通过让人类和机器输入数据的方式设计出可行的链下信任计划。纯粹主义者会说,由于这“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大多数都不可能实现。但这个问题主要在于有或没有区块链。

我们将通过改进记录保存层,消除重复使用的事务的可能性,并为每个输入的数据创建一个不可变的来源链,我们就从当前的场景中向前迈进了一步,因为这两层都是完全可靠的。

代码并非法律

批评者认为,区块链的不可篡改和附加的性质造成了一个“输入垃圾/输出垃圾”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在传统的、可编辑的数据库中是不存在的。在传统的数据库中,如果发现了错误,就可以回滚。

但是,如果交易双方自愿同意或被迫撤销此前的交易,那么区块链的“垃圾”实际上就可以被移除。这表明,需要适当地安置人类最重要的信任系统:法律以及约束缔约方履行其承诺的自我调节规则。

重要的是,区块链领域可以有自己的标准、治理模型以及最重要的支持法律框架。(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改变法律。通常情况下,最好是以一种可行的方式对现有法律如何适用于区块链模型进行清晰、明确的解释)

“The DAO”的投资者们都明白,无法逃离法律的约束。这个臭名昭著的、搭建于以太坊之上的投资基金的致命缺陷,与其说是支撑其智能合约的代码不可避免地包含了一个缺陷,还不如说是由于合约条款和条件不能由任何法律所取代。

在这种情况下,从该基金中抽走5000万美元的攻击者或攻击者可能会辩称,他们的行为完全是合法的。因为他们利用的是软件的一个功能,并非漏洞。当投资者开始要求报复,并说服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建立一个有争议的分支机构来收回这些资金时,The DAO 严格的“代码即法律”的立场就站不住脚了。

技术需要的不仅仅是发展,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广泛的影响,同时,也迫切需要给社会基础架构建立一个正式的和非正式的治理体系,让其得以运作。这正是本周共识大会与会者应该关注的事情。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
相关文章
比特币真的没价值?
比特币真的没价值?
烈火烹油之盛的区块链炒作,还能有几日风光
烈火烹油之盛的区块链炒作,还能有几日…
马云:区块链技术应用, 广泛超出想象
马云:区块链技术应用, 广泛超出想象
通俗易懂地为你讲述什么是区块链技术
通俗易懂地为你讲述什么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的普遍误解: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
区块链的普遍误解: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
工信部李琰:我国已开始着手建立区块链国家标准
工信部李琰:我国已开始着手建立区块链…